By 馮瑞麒 2016/12/22

製造業的年代,台灣是製造大國。數位產業的時代,為何我們只能當消費者?長期關注新創生態、推動消弭數位落差的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執行長馮瑞麒提出他的觀察和期待。

台灣在國際數位普及度上的評比名列前茅,上網速度、硬體建設都相當不錯。但相較於中國大陸、新加坡、南韓等國,台灣的數位經濟發展落後,近十年來沒太大變化。以社群網絡來說,台灣的FB滲透度是全球最高、即時通訊用的是LINE,但並未開發出具代表性的本土服務。不只廣告費都給外國公司賺了,也造成資安和國安問題。比較有發展的電子商務也只能做台灣市場,走不出國際。

 

新創產業需要資本市場支持

產業發展最需要的是資本市場的支持,然而民間資金還是集中在中老年一輩手裡,但他們不太知道怎麼投資新創,導致新創者難以取得創業及發展所需的資源。活絡的資本市場可以有效提升全民的參與。舉個例子,我父母那輩很多沒受高等教育的民眾,因為每天看盤的關係,對台灣的晶圓產業瞭若指掌,但對於數位經濟或數位生活,卻沒什麼想像。

目前台灣的資本市場不利於新創,無法提供新創業者好的退場機制;要能讓新創真正發展起來,就得讓更多的新創能在資本市場募資,可以參考中國新三版的機制。科技發展一波接一波,資源也是得一代傳一代。以網路產業來看,從一開始的dot.com,發展到移動互聯網,接下來的物聯網、雲端、人工智慧,都是上一代累積起資源,再來開發下一代的科技。若出現了斷層,對長遠的發展傷害很大。

活絡新創生態系的政府措施

在資本環境之外,政府要提升新創生態系,主要得提供四項資源:課程、業師輔導、活動、獎勵補助。地方政府能做的是提高公司登記的效率及便捷性,以及提供更多的獎勵補助,像台北市「產業發展獎勵補助計畫」就起了不錯的效果。至於共同工作空間,政府帶頭開設有政策宣誓的效果,但隨著民間成立越來越多私營的共同工作空間,政府可以考慮退場。整體來說,政府對數位新產業的態度須要更靈活開放,例如Uber事件,應該能有更細緻的處理方式。

我要特別提政府補助申請的問題。創業家和運動員一樣,都是最具冒險精神的人,卻要求他們接受由普遍較為保守的學校老師和公務員主導的審查,觀念不合、產生很多問題。很多人申請政府補助的經驗是,組成審查委員的學校教授其實不懂新創產業,報告時沒被問到創業的關鍵,反而覺得被羞辱了一番;真的申請到了,又被繁瑣的行政程序和報帳核銷流程弄得頭昏腦脹。國發天使計畫就相對好的多,不但申請書較好寫,也沒有太麻煩的會計和行政核銷作業。另外,青創貸款是政府補貼銀行提供貸款,但銀行審核還是走傳統產業那一套,重視土地廠房設備等條件,不利做科技新創的青年申請。

最後談媒體的角色。新媒體(網路媒體)的表現還算不錯,但新聞報紙等舊媒體的報導還是不足,難怪民眾對新創產業普遍不瞭解。新媒體報導再多還是在同溫層裡傳播,很難觸及習慣看電視新聞、報紙的大眾。然而,傳播途徑變化很快,也許短期內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期待發動台中的創業活力

新創生態系需要群聚效應,要求人才、資金、市場的集中。因此,台北是最活絡的創業中心,相關的社群聚會和講座會議也大多辦在台北,台北以外的地區還是有資源落差。台中市可望成為台灣第二大都會,又鄰近中台灣的製造業中心,潛力很大。台中的數位基礎建設是不缺,但創業資源和活力還是相對落後,有待在地的有志之士開發。現在很紅的Glocal概念,就是要在全球化的時代,做出在地化的差異和特色。國內近年已有一些活躍的數位新創媒體,但希望看到更多人加入,共同把市場做大,讓更多國人關注相關議題。

我有幾項期待和建議:

  • 為台中的創業能量加溫。多報導台中的人事物,讓大家看到台中是適合創業的城市。中部機械加工的製造業資源,是台中很大的優勢。
  • 多開發和東南亞的連結和機會。台灣喜歡講國際化,但對北美、歐洲以外國家的報導不足,對鄰近的東南亞尤其常視而不見。台中其實是和東南亞接軌很好的基地,一來可服務台灣中南部廣大的東南亞移工及移民人口,二來可向泰國、印尼、越南、菲律賓等國輸出服務。
  • 提升台灣在國際新創界的能見度。國內新創產業能量尚不足,養不起英文媒體,也就難以吸引國際新創界的注意。希望能多做一些英文報導,讓世界看到台灣,更願意來台灣投資及發展。

 


馮瑞麒  Ricky  | ADCT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執行長、泛科知識營運長

曾任亞太數位機會中心海外經理,推動巴布亞紐幾內亞、越南泰國數位機會中心計畫。


圖片來源:上方特色圖片 Designed by Freep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