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 Top是發源於美國的「網紅」冰淇淋品牌,為什麼說它是冰淇淋界的「網紅」呢?

主打低卡健康的Halo Top,在創業之初只透過試吃、網路口碑行銷,就讓銷量大幅成長,更在2016年,賣出了1700萬品脫的冰淇淋;社交媒體Instagram更有55萬追隨者。

到底Halo Top有什麼魅力?
讓人們吃完它之後都不忘拍照、曬上Instagram?

首先是「可吃上整盒,而沒罪惡感」的超低熱量!Halo Top的外包裝以金色盒蓋邊緣搭配上各種口味的繽紛變化本來就很上鏡,但盒子上印著大大「240、280、320」等數字才是Halo Top迷人的重點,這些數字不是Pantone色號,也不是巧克力純度,更不是口味編號,而是一整盒冰淇淋的「總熱量」

(圖/Instagram@halotopcreamery

Halo Top的香草冰淇淋,打著240卡的超低熱量、低糖、高蛋白進入市場,並採用全天然的原料代替糖分(如赤藻糖醇、有機甜葉菊),一開始的目標就十分明確,那些「在身材與口慾中掙扎的冰淇淋愛好者」。對比美國前兩大冰淇淋品牌Haagen-Dazs或Ben & Jerry的香草冰淇淋(整盒熱量約1000卡),Halo Top的脂肪含量低的嚇人,而且口感也沒差到哪裡去。

「健康」的嚇人的Halo Top,在注重外表的Instagram上掀起了一陣炫風,尤其在那些喜歡曬身材、注重外表的健身相關群體中,與一個個猛男、纖瘦的美女一起入鏡,自然掀起了話題與搶購熱潮。

(圖/Instagram@halotopcreamery

甚至曾有健身狂熱者親身在Instagram做實驗,10天內只吃Halo Top冰淇淋過日子,體重不增反降了4公斤,讓Halo Top成為Instagram上被廣為宣傳的品牌第一位。甚至在今年(2017)一月宣告,當月銷量正式超過Haagen-Dazs,成為全美賣得最好的冰淇淋(沒有之一)。

Halo Top的成功不僅歸功於它具差異化的產品內容,更是它對於受眾的精準掌握,搭配上具有幽默感、黏著度高的社群行銷手法,讓Halo Top為自己行銷。

不說不知道,Halo Top品牌的創辦人Justin Woolverton原本是洛杉磯執業律師,Woolverton的第一個低卡冰淇淋產品,並非他自行研發,而是花了一年的時間,委託專業的第三方冰淇淋製造工廠研發,期間耗費了Woolverton許多財務與心力,甚至必須在製造商說「不可能」時,堅持住自己對低卡冰淇淋的理想。

當Halo Top的前身Eden Creamery冰淇淋正式問世時,Woolverton甚至將自己成立4年的律師事務所做為信用擔保,以建立Woolverton的冰淇淋事業,後來Eden Creamery因為類似名稱的產品而改名Halo Top,同時換上的可愛包裝更推了Halo Top一把。

(圖/Instagram@halotopcreamery

▲Halo Top創辦人Justin Woolverton(右一)與團隊。(圖/Los Angeles Times)

直至現在Halo Top並無真正的製造工廠與營運總部,只透過第三方製造、經銷,而Woolverton的律師事務所與Halo Top的行銷小團隊,則成了Halo Top不斷增加新口味的最佳試吃者。

本文章由聚知堂編輯撰寫,若內容有侵害您的版權,或對內容有其他意見,歡迎來信告知。
聯絡我們:info@tkngtc.com